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貴州在“絲綢之路”何方 借“南亞廊道”調查求證

发布日期:2022-02-12 03:52   来源:未知   阅读:

  伴隨“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史上貴州在“絲綢之路”何方?這個問題越來越受到貴州人的重視。

  據悉,為弄清史上貴州在“絲綢之路”何方,了解貴州在“絲綢之路”中的歷史地位,促使貴州更好地融入偉大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如今,“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調查已經開啟。

  “‘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調查工作,已於今年11月拉開大幕。第一階段的調查工作在省文保中心副主任石斌和研究員婁清的帶領下,正全面展開。”貴州省文物保護研究中心主任李松濤這樣告訴中國網多彩貴州。

  11月24日下午,習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讓文物活起來、擴大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的實施意見》。習總書記在主持會議時強調,要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産保護傳承,提高文物研究闡釋和展示傳播水準,讓文物真正活起來,成為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深厚滋養,成為擴大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的重要名片。據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習總書記關於文物保護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已有100多次。這是最新的一次指示精神。

  “一帶一路”倡議是習總書記于2013年9月和10月分別提出的,全稱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貫穿亞歐非大陸,陸上依託國際大通道,海上以重點港口為節點。

  不久前,貴州省文化和旅遊廳明確,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調查納入貴州省長江流域文物資源調查工作統籌推進。在廳黨組統一領導下,貴州省文物保護研究中心組織工作專班第一時間啟動了此項工作。

  根據工作安排,貴州省文物保護研究中心擬在核實初步認定線路路段基礎上,以赤水河流域沿線跨越烏江南向進入廣西出海為重點進行拓展,並輻射黔東北烏江流域通往黔中腹地的“牂牁要路”。涉及貴州省畢節市、遵義市、貴陽市、安順市、銅仁市、黔西南州、黔東南州、黔南州。

  2021年11月11日至27日,貴州省文物保護研究中心調查組歷時17天,輾轉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縣,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三都水族自治縣、荔波縣、獨山縣、都勻市、平塘縣、羅甸縣、惠水縣、貴定縣,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冊亨縣、望謨縣、安龍縣、興義市和義龍新區等14個行政區域,行程3000多公里,涵蓋珠江流域北盤江、南盤江、紅水河和柳江4大水系,拍攝了7700多張照片、57條視頻,捶拓了6通碑刻的拓片。與此同時,調查組還將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出海通道的歷史演變、路線節點、關聯設施、沿線文化遺跡,以及道路在不同歷史時期的功能變化作為調查的重點。

  北盤江和南盤江水系,是紅水河流域的上游。調查從義龍綠蔭村一條被當地村民稱為“馬幫路”的古道開始,繼而是安龍下壩古道——道旁崖壁上有石廷棟“古牂牁”摩崖石刻一方,該道向南可抵達南盤江,往北可達黔中,前行西向可接義龍的綠蔭古道。再到冊亨“劉道”,亦可稱“冊陽古道”,道邊“打兒洞”旁存有民國“德化冊民”摩崖石刻,以及被命名“陂鼐古驛道”的2段古道,均道通安龍和貞豐。不僅如此,調查組還調查了被譽為“西南屏障”的捧鎮,這裡古道雖保存狀況很差,但保存原貌較為完美,密布老街的商鋪令人印象深刻。

  上述遺存及早前發現較多的秦漢時期遺存,就能否支撐宋《嶺外代答》“宋廣西市馬路,自邕州橫山寨至自杞國三十二程”,以及王士性《廣志繹》“廣右一路可通貴州,一路通雲南,一路通交趾”,又自“廣南府路出廣西安隆、上林、泗城”等的記載,值得進一步研究。

  作為歷史上貴州出海通道重要地段的紅水河水系,是此次調查的重中之重。調查組將都勻、獨山、平塘和惠水、羅甸作為兩條主線開展調查工作。都勻、獨山、平塘一線,調查組對以都勻六硐河上鳳囀遇仙橋為節點的水陸交通狀況進行調查。通過對獨山甲擺街上古道和都勻皮溝古道、“德順橋”古道的調查初步印證,鳳囀遇仙橋作為古代交通要津,主要滿足都勻經墨衝南下店子邊,由“德順橋”古道過遇仙橋後,既可東南行至獨山再往廣西南丹,也可西南行經平塘,再通過雲陽關和哨樓關兩條古道直下廣西天峨。而徐霞客所經之播寨古道,則是獨山往廣西南丹的大道。

  惠水、羅甸一線中,望謨桑郎橋和羅甸打鈴橋、仁裏橋、龍灘橋及板庚古道上的馬槽洞橋,只是古道沿線橋梁的一部分。而板庚古道屬清道光《貴陽府志》記載的“定番西南通泗城淩雲路”之一段,保存完好,且地處三疊紀大貴州灘地質公園和翠灘省級森林公園內,堪稱貴州最美古道之一,可作為下一階段南北向拓展調查的基礎。上述調查所獲,基本可以作為《太平寰宇記》“唐都長安,自牂牁而外通交桂”,宋《嶺外代答》卷五“經略司買馬”稱西南番“皆有徑路,直抵宜城”等相關文獻記載的印證。

  柳江水系,調查的重點是都勻經三都、榕江一線,該水陸通道直下廣西柳州。陸路一段,都勻與三都交界的陳蒙坡古道、榕江八開的臘酉塘橋和古道尚存。其中榕江車江一處貴州稀見的廣東客家圍屋已經得到保護,該圍屋是梅州賴氏160多年前徙居古州所建。賴氏一門由兩廣販鹽入黔,再將黔中木材和山貨運銷兩廣。

  被明萬曆間王士性所述,“荔波無一民,皆六種夷雜居,自思恩縣西去,陸行數百里,深則重溝,高則危嶺,夜則露宿,晝無炊煙,人多畏而不敢入”的那條黔桂古道,至今尚存。古道穿行在兩省區世界自然遺産名錄中國南方喀斯特的核心區,廣西環江境內10公里余路段已作為“黔桂古道”進行保護修繕和展示,貴州境內5公里余路段僅在黎明關內作了局部展示。這條全程近16公里的黔桂古道,調查組耗費6個多小時,行走25000多步。相關調查成果將在深入研究闡釋的基礎上陸續推出。

  採訪接近尾聲,在位於貴陽市雲岩區黃山衝路38號的貴州省文物保護研究中心辦公室,李松濤主任接受中國網多彩貴州採訪時説,下一步,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調查工作還將沿著烏江、赤水河和清水江等,進一步深入展開。與此同時,結合地下考古調查工作,全面摸清南亞廊道貴州段的基本情況,實證絲綢之路南亞廊道貴州段的歷史,彰顯貴州省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獨特歷史地位和現實價值。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